全国服务热线 13716924112
箭扣长城我们来了
波波狼 波波狼 2018-10-17 16:47 39人已阅 北京郊区 箭扣长城 北京 1人赞过
箭扣长城露营活动虽然已经过去有些时日了,但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写点东西为这次活动留点纪念。 箭扣长城是万里长城里最有名的一段明长城,以其险要著称,由于蜿蜒在山间形状如弯弓,因而得名“箭扣”。

箭扣长城露营活动虽然已经过去有些时日了,但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写点东西为这次活动留点纪念。

箭扣长城是万里长城里最有名的一段明长城,以其险要著称,由于蜿蜒在山间形状如弯弓,因而得名“箭扣”。活动之前,其实本来并没有决定好具体去哪里?只是大体想找一个稍微有点蛮荒、人迹罕至、景色优美,同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穿越难度相对小的地方,可以让我们这些厌倦了繁华都市的“异乡人”能够暂时的逃离城市的喧嚣,获得片刻的宁静。我在群里喊话说准备举行一次户外活动时,大瑭最先回复说想去箭扣长城,之后群里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表现出了对箭扣的兴趣。于是,我们的活动就以这样的形式开始了。

箭扣长城摄影

第一步的工作是收集目标地的资料。

通过网上检索关键词,我才知道了箭扣长城,海拔1141米,位于北京市怀柔区,是有名的明长城。由于本身就修筑在山势陡峭的山脊线上,再加上年久失修、缺乏管理导致它成为北京周边长城里久负盛名的危险线路之一。我只知道箭扣很危险却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危险”。我去过的地方也不少,最平的黄山光明顶海拔1860米,最险的黄山天都峰海拔1810米,松花江源头的长白山白云峰海拔2740多米,甚至于我老家的太白巍山海拔还2230多米。海拔1140多米?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地势第二级阶梯上的人来说这真的不算什么,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平均海拔高度就在1000米以上。为了活动保险起见,我还搜索了一些旅游攻略,找到了一些之前去过的人拍的断崖的照片。好吧!或许是我把这次旅程形容的太过艰险,当我把这些照片发到群里时,明显的感觉到了群里没有之前那么积极,或许是脚下的坎坷让大家犹豫了。好吧!或许是我说的太过了,我也只不过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所以,我们的活动最后只剩下了我和大瑭两个人参加。

长白山长白山白云峰海拔2740多米

黄山黄山光明顶海拔1860米

201107151310720984875​太白巍山海拔还2230多米

第二步我们的工作是整理装备。

由于箭扣长城附近地形以山地地形为主,因此,我们需要轻装出行。两个人减去了团队出行中装备重叠的部分,比如帐篷和防潮垫,我们只需要带一份就可以满足所需;睡袋当然是各拿各的;野外露营中头灯也是所需。因此,我让大瑭买了一个他自己用的睡袋,还有头灯。这样一来我们出行的装备如下表:帐篷、防潮垫、睡袋、水壶、绳子、工兵锹、急救包、湿巾、小折刀、打火石、头灯、手电筒以及一些吃的和2~3L水。服装是长衣长裤和登山鞋,还有雨衣。

第三步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出发。

可是,原计划7月25日的活动,由于前一天天气预报说有雷雨,而户外活动中雷雨天上山是大忌,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便把活动又推迟了一周。没想到的是7月25日和7月26日两天天大晴,阳光明媚,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我们就这样被天气预报玩了一把。可见,其所谓预报只能做参考不能信以为真,当真你就输了。

07月31日,天气阴,天气预报说次日有雨,大瑭晚上问我“明天我们去吗?”我戏虐说“去,除非明天下刀子”。

08月01日,建军节,天气阴。

上午09:30,集合点东直门交通枢纽站,说好的轻装上阵,结果见到大瑭时却发现他背着一个65L的大号军用背囊。可能是由于身高的原因,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背包和背背佳对于一只“骆驼”来说本质上并没有多大区别。(骆驼这个词是大瑭后来在登山的过程中的自喻。)0

上午10:00,我们乘坐916快速向怀柔县城的姚家园进发。百度地图真是坑爹,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导航错误,导致我们在怀柔北大街提前下车。下车以后公交站旁有很多抢客的黑车司机,见人就问去不去长城,去长城四十等种种。更坑人的是按照地图标识的路线根本找不到我们要坐的H33路公交站牌。后来询问路过的当地人才知道怀柔县城有很多公交车是没有站牌的,想坐车得首先知道路过哪里,在那个地方的路边等着就行,其形式类似于招手停车的那种,真是坑爹的混乱公交。不过还好当地人很热心,告诉我们下车不要坐黑车,公交车两块钱就能到地方,黑车得宰你四五十,还告诉我们去箭扣需要坐车到辛营村,从辛营村可以上箭扣长城,车有很多,路边基本上随便坐一辆就可以到,不过就是稍微有点远,坐公交也得半个多小时。于是,我们在路边坐上了H31路,这个时候天空开始飘下来小雨。等我们到辛营村的时候,已经能远远的看到长城,山里刚下完雨,湿气很大,远远看去整个群山在雾气的包裹中更加秀气迷人。

IMG_004

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下车下早了,当地老乡说这里距离箭扣还得走三公里左右才能到,等我们回过味儿的时候公交已经走了。我们只好各自背着包步行前进。上天在给你关上一扇窗时总是会在某个地方给你开启一扇门,我们走了没有多长时间,路边就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开车的是一位大叔,他摇下车窗探出脑袋问我们“小伙子,你们知道箭扣长城怎么走吗?”我们便说:“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刚才问了当地老乡,老乡说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到前边的三叉路口往左拐,然后一直走就能到。“接着大叔又问我们“你们也是去箭扣长城吗?”我们便把我们的遭遇说了,大叔很爽快的说“走吧!正好咱们顺路,我载你们一程 ”。后来我们在车上聊了一路,中途又下车问了一次路,等到看到卧佛山庄的牌子时,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到了箭扣的山脚下。在出发之前我查了地图,知道上箭扣长城的线路有两条,分为南线和北线。北线是从西栅子5队经村里的小道直接上涧口,线路比较成熟比较好走;南线是从卧佛山庄经灌木丛里的土路去正北楼上箭扣,路线有一定难度,灌木丛不好走,而且路上岔路较多,容易迷路。我们原本计划从西栅子5队去涧口,却阴差阳错的走了南线的正北楼,可见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跟好心的大叔告过别,我们连中午饭也没吃就急匆匆的上路了。沿着卧佛山庄的大道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路边的豁口上用油漆写着的指示标。一边指向箭扣,一边指向正北楼,我们决定走正北楼一边。

中午12:30,大路还没走到头,我们就找到了第一处路标,一块路边的大石上赫然的写着几个字“正北楼”。我们一路上向山里挺进,一路上都能看到很多人工的痕迹。而且一路上都能看到不断有指示方向的路标。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个时候山里的雾气开始浓密起来,我们在路边发现了很多可以食用的酸枣。当然我肯定不会放过它,摘了一些下来吃。大瑭,不确定的跟我说“不要乱吃野外的果子,你确定这能吃?”我说“这是酸枣树,树上的酸枣是可以直接吃的,咱们家那边野地里有很多这东西。无毒无害吃多了,最多胃酸一点而已!”说着我便摘了一些递给他,吃完他说有点酸。这酸枣还是绿色的,还没熟,肯定酸!我们一刻不停地开始往山里走,渐渐的路开始变的难走起来,之前一些油漆的路标也开始慢慢变成布条。

下午13:20多,阴沉的天空开始落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周围的树枝上也挂满水珠。每走过一处总会被带下很多水珠,很快我们的衣服就被打湿了。下雨天登山的坏处就是道路湿滑,路不好走,但是相反的下雨天行路也省去了蚊虫叮咬的烦恼。我在置身户外时总是会对周围的声响、气味、动静变得敏感起来。这不路边行路的小虫虽然动作缓慢还是被我发现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虫子,以前在某本书上见过,但就是想不起叫什么名字。回来后在网上查过资料后才知道这种虫子叫千足虫,又称马陆,属无脊椎动物多足纲。喜阴湿,一般昼伏夜出,受到碰触时身体卷曲成圆环形,并喷射出刺激性有毒液体。因此,各位户外的朋友以后在野外碰见这类虫子最好还是避而远之,而且外出户外时尽量穿长衣长裤。看到这虫子的时候大瑭不免的紧了紧衣袖,他衣服上的帽子也被他带在了头上。

IMG_160

我知道大瑭像大多数喜欢户外的人一样是怕虫子的,因此我建议他从周围找根棍子,一边前进一边拍打灌木丛,一来开道防虫蛇,二来也可以当登山杖使用,不用的时候直接一丢,这比动辄几十或者几百的登山杖可来的实惠。现在参加户外的人越来越多,很多的时候户外的目的已经不是“户外”了,而更像是一场旅游或是一场装备展示酷,比得不是谁懂得户外知识多,而是比的是谁的装备更好更专业。我只想说装备再好有个卵用,没有知识,不懂使用还是一堆垃圾,只会白白增加背负重量,浪费体力。我参加户外碰见攀比装备的通常回复只有一个字“滚”。真正的高手即使带很少的东西,也可以生存很久,就像被称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贝爷(贝尔.格里尔斯,1974年出生于英国,主持人、探险家、演讲家、荒野求生专家、英国SAS特种部队退役军人,2006年加入《发现》频道,并因其在《发现》频道主持的《荒野求生》栏目中所食用的东西太过惊人,而被冠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称号。)我们沿着布条一路走着,沿途布条的颜色也多了起来,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还有白色了,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布条都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布条的地方一路上肯定有人经过,所以刚开始我们也没太在意,就一路跟着布条走。中途我们休息了一次,吃了些压缩干粮,补充了些水分。

下午14:00的时候,小雨停了,山林里开始变得安静。走着走着我说“停!大瑭,你听,什么声音?”。大瑭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听到。我说你再听,这时就听到我们左手边山脊的地方有人声。我们试探性的朝着山脊的方向喊了几声,只听见山脊的地方对方给我们的回应,却彼此不见人。这里的林子太密了,虽说不像东北的深山老林那样,但是人躲在其中也是很难被发觉。过了好久我们才在林子里看到彼此。对方看样子是一对小情侣,见面的瞬间真的被他们的样子惊呆了。男孩穿戴还凑合,上身穿着白短袖,下身穿着米色的短裤,脚上好歹穿了一双运动鞋,虽说山地地形下最好应该穿长衣长裤登山鞋,但是只要技术到位,有时候短裤、短袖、运动鞋也能满足所需。而与他同行的女孩就太让我们吃惊了,在这杂草丛生的地形里,竟然穿着拖泥带水的黑色长裙,这就罢了,脚上竟然还穿着一双海边才穿的那种沙滩鞋。且不说裙子在杂草丛生的林子里容易被勾住,单是一双沙滩鞋,难道就不怕被枯木刺穿脚吗?这姑娘也真是够可以,仅凭一时热情就敢和男朋友深入这密林,怪不得这些年户外失联事件时有发生?人才啊!我们问“你们到达长城了吗?”对方说“到了,我们是从上边下来的”。我们又问“前边有路吗?”男孩开口说:”有路,跟着红布条绕过左手边的山走就能到,走右边上不去,这山里红色的布条是有路的,蓝色的布条是死路,走着走着就走不了了。”,“前边还有多远?”我和大瑭同时问道。“不远了,好了,我们要走了,祝你们成功,加油!”说着我们就告别了小情侣继续前进 ,剩下我们俩的时候,大瑭便说“这姑娘真够可以的,在这种地方竟然穿着裙子?”我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这个时候我和大瑭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大瑭的意见是一路跟着红布条走肯定能到达山顶看到长城,而我的意见是沿着小情侣下来的路走,前边已经有人帮我探过道了,我们可以放心的走,而且刚才小情侣说了,往右边走上不去。最后还是我妥协了,我们决定跟着红布条走,这个时候雨也开始下大了,山路更加的难走。

IMG_102

下午14:40左右,我们走到最后一个红布条的地方就再也找不到路,面前是一片一片垂直距离将近十几米的悬崖。我们如果继续前进唯一的办法就是攀岩上去,眼看雨越下越大,我们两个急着赶路也懒得去穿上雨衣,雨天攀岩太过危险,而且我们携带的登山绳已经被打湿,根本抓握不住;而如果这时候我们横着继续前进最终我们将会被困到悬崖峭壁之上上不来下不去。最后我们综合各种因素,还是决定按原路返回,沿途如果能回到和小情侣相遇的地方,我们将向左侧的山脊上走走试试,如果回不到那我们就一路下山,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下山。我们就这样在树林里忙活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搞得筋疲力尽,狼狈不堪。

IMG_118

下午15:40,走到山腰处,我们正在一个平台上休息。突然听到脚下的密林中有人说“哈罗”。我们也示意性的做出回复“哈罗”。然后就听到下边密林中有人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问我们上边有没有路。我们说“没有,上边走到尽头是一处悬崖,垂直距离二三十米,岩壁湿滑,无路可走。”这时候下边的几个人从右边的山路上绕上来,到了我们休息的地方。我们才看清他们是几个外国人。领头的一个矮个子女孩,接着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跟我们说“他们几个也是来爬箭扣长城的,前边还有一个他们的队友去探路了,到时他们队友回来可以看看前边有没有有路,到时可以一起走。他们说这山里有很多布条,黄色的布条是有路的,红色的布条貌似没有路。我和大瑭相互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然后大瑭跟他们攀谈了起来,大致的内容我也已经基本记不清。显然这种情况下大瑭更能与人交流,而我一直都是停留在自己小圈子里的那类人,初次见面不会有太多的话语,除非真的是遇见知己。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历经苦难的友谊。不一会儿他们的队友回来了说前边再往上路不太好走,不过还有黄布条,应该可以走。走过一段半崖路,我们决定和老外一起走,人多有个伴儿,走走试试吧!因此,我们两队人轮流开路,一会儿后队,一会儿前队,沿着黄布条指引的路线朝着左边山脊线进发了。这时雨也越下越大,山路变得越发湿滑,而且周围的树叶上沾满了水,前边的人一过后边的总会被树上的水从头到脚湿一遍。为了在到达山顶前不至于全身湿透。因此,前一个人和后一个人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行进。翻过山脊线我们又到了一个山谷,跟随着黄布条沿着山谷一路往上,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我们满心欢喜的以为到了正北楼的烽火台,结果上去一看,眼前又一座山。或许这就叫山外有山吧!不知又走了多久,这时疲惫已经袭上心头。老外和我们都坐下来休息,大瑭递给我一瓶能量饮料,林子里湿热,让我出汗出的厉害,这一路基本上滴水未沾,走着一路上也没觉得,这一坐下来还真是觉得口渴的厉害,所以我一口喝下去很多。也不知是坐的,也不知是这饮料的缘故,当我再次动身,我突然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走路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路上感觉呼吸变得困难,喘的厉害。我跟大瑭说“这饮料真他妈给劲儿,我感觉我心跳的厉害,整个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大瑭说“估计是你刚才喝的太猛了。”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喝这种饮料,出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喜欢带饮料,我带饮料基本上是越喝越口渴。因此,在这之前我不管是去哪里重来都是只带矿泉水,其他喝的基本都不带,更别说红牛这一类的能量饮料了。我了解我的身体,因此我把大瑭给我的能量饮料塞进包里,拿出我的军用水壶喝了一些矿泉水。心想,大瑭啊!你的好意哥们儿我心领了,可是你给我的这东西,哥们儿我实在消受不了啊!然后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我们继续出发。雨越下越大,后半程基本上都是在泥泞中一路爬着走,天也渐渐快黑了。

IMG_126

终于我们看到了梯子。老外急急忙忙的爬上梯子,躲进看梯子的当地人搭的简易窝棚里。之前我在查资料的时候,在网上的攻略里看到过,晴天里这里是当地人收费的亭子,每人5-20元不等,这也就是赶上了雨天,看守的人也不在,我们到也省了买路钱。四个人和那些装备把个巴掌大的窝棚占的满满地。我和大瑭也懒得跟几个老外去挤那巴掌大的地方。我们穿上了彼此事先准备好的雨衣,准备歇息一下去找烽火台,晚上直接在烽火台里露营。由于下雨的缘故,山上有着很大的雾气,能见度最多也就十米,雾气仿佛伸手便可触摸的到。眼前虽然是残破的长城,但是能想象的到清晨这里风景一定很美。不管怎样疲惫,箭扣长城我们来了。

IMG_138

在山区,天黑的很快,你若不想摸黑搭帐篷,生火,那就需要提前去准备。我们休息了一会儿,我和大瑭本来打算先先去探探路,老外中的两个男孩却自告奋勇的先去了,而两个女孩继续躲在窝棚里,我们看到他们去了,我们俩就没有动弹。很快两个外国男孩就消失在浓密的雾气当中。在这种雾气当中人的方向感会变得异常模糊。由于这种天气没有太阳,我们没有办法依靠太阳来判断方向,只能靠经验。 我先是回想了一下我们来时的路,然后,又回想到地图。我们是从卧佛山庄那边的灌木丛上来的。在地图上长城是东西走向,而卧佛山庄是在长城的南边。因此,我判断有梯子的一面为南面,没有梯子的一面是北面,而我们登上梯子的那一瞬间正好是坐南朝北。因此,左手边正好是西面,右手边是东面。为了验证我的判断是否正确,我拿出指南针放在相对平稳的位置上看了一下,虽然需要修正几度,但是大致的方向判断是正确的。同时由于这种大雾天里能见度太低,导致我们无法找到明显的地标、地物作参考。因此,虽说我们有了方向,但是我们还是无法精确定位在地图上的具体位置,而山上手机又没有信号无法通过地图导航。只能大致的判定我们所处的位置在正北楼附近。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这时候两个外国男孩也回来了,他们说“两个方向分别有两个不同的烽火台,左手边那个毁坏很严重,只能容纳两顶帐篷,而且地面不平。右手边的那个保持的很完整,地面也很平,能够容纳三顶帐篷。”我们当然是去了右手边的那个。进入一看,整个烽火台内的空间很大,总共有六个瞭望口,北边的三个顶部基本已经坍塌,没有遮蔽,南边的三个瞭望口保持的很完整,而且地面也相对平整。因此,两个外国女孩在中间的那个瞭望口那里,我们和两个老外分别在两边口那里。这样我们就形成一个包围之势。把弱势群体包围在中间的做法是团队露营时一种常见的做法,晚上营地内遭遇猛兽袭击时,外围的人能够及时的形成环形防御,把最弱的点放在中间,这样能够最大程度的降低人员伤亡率,帮助团队及时摆脱困境。

我们清理掉营地内的一些碎石,便各自开始搭建帐篷。两个外国男孩背的帐篷是免搭建类型的,因此他们搭建的最快。这种帐篷重量大,背负时体积也较大,一般自驾游用的较多。优点是搭建方便,只要拆开包装袋往地上一扔,自动成型。缺点是比较占空间,收帐篷时比较费劲。他们搭建完后就过来帮两个女孩搭帐篷。这两个女孩比较明智,可能是由于考虑到体力问题,因此她们拿的帐篷和我们的一样是双层的高山帐篷,这种帐篷的优点是,重量轻,体积小,方便携带,帐篷的保暖性能好,在高寒和强风地区有时只要在帐篷内点一根蜡烛就能让账内温度保持到10℃~20℃。缺点是搭建和回收比较麻烦。在搭建的过程中由于我和大瑭用力不均,在支撑起帐篷的过程中我的帐篷杆被硬生生的折断了一节。大瑭抱怨说“看来还是得买质量好的帐篷啊!”我说“大哥,这与帐篷质量没关系的,再好的帐篷杆也都扛不住两个大老爷们这样不均匀的用力掰啊!”幸亏帐杆是那种可折叠的,只要将中间的弹力绳子剪断把坏掉的那一截拆下来,再把弹力绳接上就能接着用。因此,很快的我们的帐篷就都搭建好了。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淡了下来,两个女孩已经开始准备食材,我们把背包挪到帐篷里。出来的时候,他们几个问我们有没有带炉头,我们摇摇头说“我们带了压缩干粮,本来打算在山里胡对付一口就行了,所以没有带。”我说“不过我们晚上准备生堆火”。他们便兴奋的说那太好了。大瑭继续整理我们的东西,我便跟几个老外说“你们一会儿出来一个人可以和我先去找点柴回来。”他们便问我“雨天这么湿,可以生着火吗?”我说:“可以的,试试就知道了。”说着其中一个黑人就跟我下到刚才我们上梯子的林子里。

雨天生火向来都是每一个喜欢户外的人所最头疼的事情,因为雨天几乎所有的草木都是湿的,没有办法点燃。但也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办法生火。一些富含树脂的松树、柏树等树种,由于树皮表面富含树脂,能将水和树木的内里隔绝开来。因此,雨天里只要找到这些树种,取一些干枯掉的树枝,把表面的树脂取下来,树皮刮掉,把内里的木质削成毛穗状,即可得到干燥的木屑,可以用来生火,而且加了树脂的树木更易燃烧。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箭扣长城附近的山里虽有松树,但是数量并不多,山里最多的是一种不知名的树种。不知这种树是几百年前修筑长城时工匠种上的,还是近代植树造林的成果。虽然没有找到松树,但我还是从地上捡起一根干树枝,将其折断闻了闻树心,老外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问我“What are you doing?”。我虽然英语不是特别好,但是日常的交流用语我还是能明白的,而且他们大部分都懂一些汉语。因此,我们的沟通也并不成问题。我告诉他,分泌树脂的树种,树心的部分都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个和其他的树是不同的。我说“我就是通过这种气味判断这种树是不是含有树脂,以便用于我们生火。”老外看着我竖了竖大拇指,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我把刚拿起的树枝扔掉,又在石头旁捡起一根闻了闻,这根树枝很明显的有一种树脂特有的气味。因此,我示意他捡一些回去。很快我们就捡到了一堆,回去的时候我们又在梯子旁边的大石后找到一根倒在一边的大树枝,还在旁边找到些有人喝完水扔掉下的塑料瓶。因此,我顺带着拿上了梯子。一颗小树苗长成一颗大树不容易,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因此,不管何时我们都应该爱护环境,即使迫不得已需要生火,我们也要尽量捡一些掉在地上的枯木。爬上梯子的时候,我们又在当地人搭建的窝棚里,找到一包吊在顶上的干燥木炭。这让我们信心大增,看来晚上吃上一口热乎的食物,顺便烤烤湿衣服是有希望了。燃料是找到了,就看接下来的生火了。这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们事先带的头灯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说实话我们准备的有点晚了。回到烽火台的时候老外中的两个女孩已经准备完食材,就差生火了。我把硕大的树枝弄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又从上边掰了一些细小的树枝下来。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打火石,这个时候发现还没有火绒。我便找他们要来一些纸巾,打火石试了两下就着了,但是纸巾的燃烧力有限。于是,我就把刚才的小树枝放上,虽然小树枝是湿的,但很快就着了,唯一难被点燃的是那些较粗的树枝。这次出门之前我的小刀也没有打磨,很难把那些较粗的树枝削成可燃的木屑。因此,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他们几个都已迫不及待,一人一句,七嘴八舌的,指导着怎么生火。这个时候,我们找来一些石头,围成一个圆圈,老外拿出随身带的打火机,还拿出一本没用杂志给我们助阵,我们又尝试了多次,每一次火刚着一点他们中一个叫Zoe的新加坡女孩就迫不及待的把户外锅放到火上,弄得火着不起来,让人脑袋疼。我们用书扇,用嘴吹,甚至把我带的用来取暖的52度二锅头都用上了,火也没着起来(后来回来以后才想起来用酒是不可能把火烧起来,酒精燃烧后变成水,根本不可能引燃木头)。大瑭把石头围起来,围的死死的,柴和木炭在下,纸在上,烧了很多纸,火也没着起来。我说“这样火根本着不起来,空气不流通,加上柴在下边火不可能烧起来。”大瑭说“怎么就烧不起来”。因为个生火弄得我们两一直相互瞪眼睛,互相批判,现在想来当时还蛮有趣的。火没烧起来导致气氛很沉闷。最后我把石头整齐的排列成圆圈,两边留孔让空气流通,用树枝搭起架子,上面一层一层的放上树枝和木炭,用纸在底下燃烧,还是不行。这时候大瑭说“我有个办法,我们可以用塑料,小时候玩火,不管多潮湿,塑料都可以点着。我想这样应该可以点着。”这时候我也想起来,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于是,大瑭用打火机点燃塑料包装纸,说着我又把我们捡回来的塑料瓶削成条状缠绕在树枝上,然后把融化后的塑料滴在架好的树枝上,我们的火才慢慢着起来。

IMG_139

由于用了一部分木炭,因此,必须一直扇着风,加上塑料燃烧的烟,导致我们所在的烽火台烟雾缭绕,不用想都知道,我们当时被烟熏的样子。这时候外边的雨越下越大,我们几乎烧掉了营地内所有的废弃塑料纸和塑料瓶,才勉强把几个老外带的意面煮熟。现在想来那真是难忘的一个晚上。当然Zoe他们也不吝啬,意面煮熟了以后也分给我和大瑭一部分,我们吃的都很开心,吃完之后我们就围在火堆旁聊天,顺便烤着烤衣服和鞋子。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们四个也是和我们一样是户外的爱好者。他们队伍里负责探路的是俄罗斯人,白人,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没记住。(可能是由于地域文化的问题,我向来对冗长外国名字不敏感,印象中只觉得他们名字都差不多。)与我出去找柴的是南非人,黑人,一看就知道是身体素质很好的那种,名字好像叫Joey。那个一生火就放锅的女孩是新加坡人,黄皮肤,名字叫Zoe。另外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女孩也是俄罗斯人,蓝眼睛,名字好像叫索菲亚。让我们惊奇的是他们不仅带了意面,竟然在餐后拿出了蛋糕问我们吃不吃,这也就罢了,竟然在我用我的军用水壶所带的饭盆烧完开水后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红酒来。May gad!

IMG_002

大瑭跟我说“看来外国人确实比咱们会享受生活啊,咱们这是来露营,人家这是来度假啊!”我们两感同身受,相互笑笑,雨越下越大,我们围着篝火聊着,我正在烤换下来的短袖。这时候只听到烽火台入口处一声砖头倒塌的声音,我先是一惊便立刻抄起地上的工兵锹站了起来。或许是我天生缺乏安全感的缘故,不管何时我对周围的环境都异常的敏感,这时候脑海中首先想到是不是有什么动物被我们刚才的食物香味吸引到营地来,定了定神我马上想到,箭扣这等崎岖的山区里是不可能有什么动物的。我突然想到了可能是雨水流进了我们的营地。大瑭这时也站了起来,就看到他脚下立刻有一股泥水经过,泥水很快的把我们的好不容易生起来的火给熄灭了。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是雨水顺着长城的城墙边灌入到了我们的营地。他们几个急忙收拾东西,我跑到刚才砖头倒塌的地方,先用手电照了照烽火台的顶上和墙壁的破损情况,只看到入口的地方垒起来的几块砖被大雨冲倒,整个墙壁没有问题。这时候大瑭说“快,快用砖头堵住入水的地方。”我说“这么大的雨,这水是根本堵不住的,只能想办法去排水,我去疏通一条排水道出来,你们看着点别让水流进咱们的帐篷那里。”说着我从源头的地方开始用工兵锹试图清理出一条排水道出来。这个时候我开始佩服古代工程的坚固。

长城的烽火台里的的地面全部是用基土夯实的,硬的跟石头一样,工兵锹根本就铲不动,短时间内挖出一条水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只能用镐清理掉地面上一层薄薄的浮土看看能不能疏通把水排出去。因此,我清理掉表面的浮土,这时水流顺着我清理的方向一路流过去,流出到下一个出口。这时我才知道压根就不用太担心长城排水的问题。因为古代工匠在修筑长城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在地面上做了高低落差,表面的一层浮土都是长城历经百年沉积的尘土和烽火台顶部坍塌下来的土所造成的,只要清理掉表面的一层即可。因此,很快的就看到被我清理出来的浮土自然的形成了一条水道,水就顺着的烽火台里的高低落差一路流了出去。其实,起初在烽火台里扎营的时候我就想到过排水的问题,那时候只是想反正在烽火台内部,水应该也流不进来。所以就没多想,可见无论何时扎营,排水道还是要事先考虑到啊,不然就容易像我们一样水漫金山。等我们排完水以后,雨也基本停了,这个时候已经起了雾气,虽然是夏天,山上过多或少的有着些许凉意,本来我打算再重新生堆火烤干衣服再睡的。大瑭说“别烤了,我们的柴都湿了,幸亏刚才拿的及时,木炭没湿。不过那东西太难点了,早点睡吧,睡一觉明天就干了。”我也就作罢了。Zoe在我们临进帐篷以前问我们“明天早上去看日出吗?”我们说“去,明天几点”。他们说“要是没有雾的话,明早四点出发。”我们便说好的,明天见。说着我们就进了各自的帐篷,睡以上我给对象打了个电话报了声平安,山里信号也不好时断时续,准备明天信号好一点的地方再打,手机快没电了,本来带的充电宝,拿山上的时候才发现里边没电,白白浪费了我的体力。晚上我和大瑭挤在帐篷里,不知他睡没睡着,反正我是一晚都没睡着,野外的警觉和不舒适,加上几个外国人在烽火台里一直持续到半夜的谈话声让我一晚都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大瑭一米九多的身高和我挤在这么一个双人帐篷里也真是难为他了。

8月2日,早晨4:00,我早早的就醒来了,躺在睡袋里不想动。高山帐篷的一大好处就是即使帐篷外很冷,帐篷里边也可以很暖和。它能够有效的隔绝冷空气在帐篷内形成空气对流层,从而起到保暖的作用。唯一不好的是清晨醒来通常你都是被帐篷内壁上的热空气遇冷凝结成的小水珠给滴醒的。我扭过头看看大瑭,他还睡着。于是,我轻轻的起身坐起来,打开帐篷入口的拉链,看了看外边雾蒙蒙的。于是,我知道早上的日出看不成了,我又拉上拉链躺下来继续闭目养神。早上,5:00,我们听到两个外国男孩,起来去探路。早上,6:00,我和大瑭开始起来收拾东西,收起帐篷准备出发。我们跟Zoe他们几个告过别,走出烽火台,早上起来我的脑袋有些迷糊。大瑭问我“怎么走?”我说“我昨天晚上答应我女朋友今天准备回去。所以我想我们想东走,往箭扣的方向走,不能白来趟,走到九点左右我们开始下山有两个小时怎么也能下到山下。这样我们还能赶上11:30回怀柔县城的车,差不多下午两点多就能回到北京。”大瑭说“也行,那我们走吧!”走了没几步大瑭说“我怎么感觉我们应该往西走啊?”这时我拿出地图一看,幸亏大瑭提醒,我们确实应该往西走,往东走就向着慕田峪的方向走了,那我们就需要绕好远了。早上刚醒来迷迷糊糊的,真的服了我自己了。于是,我们往西走,刚走了没几步,眼前的雾气就好像被人拨开了一样,立刻看到了比我们露营的这个更高的烽火台,顶上有几个人拿着镜头超长的相机在拍照。

IMG_014

迷雾被拨开,眼前的景色真的是让人醉了。大瑭兴奋的先我一步跑到烽火台的入口。我拿起相机记录下这一瞬间。我们从坍塌的入口进入烽火台。站在烽火台的顶上时,我们才知道脚下所在的位置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正北楼。大瑭欣喜的一边拍照一边说“也亏了咱们昨天下午冒雨上来,也亏的咱们早上起来,才能看到如此风景,那几个老外估计现在还睡着。早上虽然没有看到日出,但是看到这景色觉得也值了。”我说“对啊,这也真的是值了,这景色真是太美了。”这时候我和大瑭相互拿起手机为对方拍照。在我们拍照的过程中几个摄影的人好像很嫌弃的样子,一会儿嫌我们走来走去的,一会儿又嫌我们拿手机拍照了,一会儿又嫌我们挡着了。我和大瑭合计着我们风景也看够了,准备沿着正北楼一路往下撤。于是,我们从另外一个口开始往下走。这时摄影的人说“哥们儿,你们别下去了呗,你看着这上边风景多美。在这上边看看景就行了。”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是嫌我们破坏人家的风景啊。于是,我们说“咱们爱好不同,各有各的追求,你们爱好风景,我们爱好户外。”说着我们打和个呼哨。听到后边的人各种鄙视,我们也毫不吝啬的回敬给他们鄙视。我和大瑭我们站在豁口留下属于我们的风景。

IMG_019IMG_018

留完这张影我们要一路往下走。这个时候雾气虽然一点点散去,但是湿气还是很大的,弄的我的镜头也很模糊。慢慢的雾变的越来越淡,越来越美。我们一路往下走,路变的越来越艰难。

IMG_040IMG_022IMG_049IMG_037IMG_034

一路上我们不知道攀过多少这样的路,终于我们在翻过又一个烽火台以后看到了人。也许是我们累了,看到人的那一瞬间,我们很开心,那一刻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只是发自心底的开心,那种感觉仿佛历经艰险又回到了人类社会一样。我喜欢这感觉,大瑭坐在城墙上让我拍照,几次拍的他都不满意,我知道那一刻他想用相机拍出我们的心情。

IMG_041

中午11:00,下到箭扣的时候,我们的水基本上也喝光了,由于最初的时候把这次旅程看的太多简单,露营的那天晚上我并没有按照求生的状态去收集水源,因此,我们的行程最终因为水和时间的问题最终停止了。我们准备下山,等待日后走完我们的下半程。下山的时候很不爽的是一个当地人坐在梯子旁摆着一个小凳子坐在那里等收费,每人5元,本来我们是不打算给的,后来想到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交了十元钱走下了长城。

走到这个三岔路口的时候,可能是彼此太累了,我和大瑭的意见又一次产生了分歧,大瑭是想往吓走,如果没有车就走着到怀柔县城,我的意思是我们往村庄的方向走,休整一下问问老乡有没有车,顺便去村里吃顿饭,我实在是感觉到饿了,大瑭说他那里有零食我们随便对付一口就行了。因此,在这个路口我们决定两个人想不同的方向走走,有消息就彼此打电话。我走了一百米多米就看到农家乐之类的小店,然后问了老乡,老乡说去县城需要再往里走一段,到村里停车场那里去等车,不过会城的车是下午13:30。于是,我顺便从路边的小便利店买了一些水,等一会儿大瑭返回这里的时候给他也预备一瓶。虽然我们常常在节骨眼上意见不合,但是总归彼此只想想让我们的小团队走出困境而已,话说回来出发点都是好的,只不过意见不一致而已。这并不会妨碍我们的友谊。

出来的时候,我想试着给大瑭打个电话,想起来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就找老乡给充电宝里充了会儿点,然后拿着我的充电宝,插上手机给大瑭打电话,可惜山区信号也不好,没打通,我就有发了一条短信。我坐在路边,看着满身的土和泥,那一刻感觉自己活像一个逃荒者,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单,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到孤单。我拿起手机又给对象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下午估计可能回去时会有点晚什么。本来周五下午吃饭的时候答应她要赶在下午15:00回去的,回去陪她逛街,买双鞋,顺便挑一套正装。她们公司要去俄罗斯出国考察,要去看《天鹅湖》,说是要求穿的稍微正式一点。现在看来,估计时间已经赶不上了,我们回到北京市区估计至少也得四五点钟了,只希望她不要生气。仔细想想其实生气我也能理解。从咱自己的角度来说,别人答应咱的事如果做不到咱肯定心里也不舒服。嗨!我谁都能理解,却重来不理解自己,不知这是为什么…

我正想着就远远的看到大瑭回来,正往我在的方向走来,那一刻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大瑭过来以后,我就把买的四瓶脉动,递给他两瓶。大瑭说“我走了一段,碰见几个当地人,他们说往前走还有很远才能到西栅子2队,这边是西栅子5队,坐车从这里坐是始发站,有座,到下边可能就没座了。”我说“我也问了,坐车在前边的停车场,咱们再往前走一段吧!然后找个农家院吃点饭,等到13:30再走,这边的车一天只有两班,早上一班是七点多,下午一班是一点半”于是,我们又往前走到停车场,找了一个叫“玲珑小院”农家院吃了一顿饭,花了55块大洋。

IMG_072

老板是当地人,待人很热情,他们家的小院既可以吃饭,也可以住宿,我们所在的这一边是吃饭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很气派的院子是用来住宿的。饭后我们和老板聊到了一点十五。聊的话题也大都是关于箭扣长城的。本来我打算把这家小院也纳入到半魔人的版图内,后来想了想现在我们组织还没有名片和旗帜什么的,一些东西还都没有彻底成型。因此,也就作罢了,等待下一次吧,我们的户外旗帜、名片等东西准备好以后这将作为组织日后的一个落脚点。再然后我们就坐车离开了。路上我们睡了一觉,就下车了,再后来我们又从怀柔北大街坐车回了北京市区。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00,本来公交车是到东直门的,我在太阳宫就下了车,和大瑭告过别就往回赶。我们这一次的行程就这么结束了。


后记

我记得我曾经看到一篇名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中,很多人总是在抱怨没有钱、没有时间去旅行,我想我也是其中的那种人。但是当你真正走就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旅程上总是会收获很多。每天上下班可以用周末的时间,我们的这次行程可谓是最省钱的行程,一路上我和大瑭2人来回车费总共花费16元,下山的买路钱总10元,吃饭花费总计55元,买水共计20元。两个人总共开销101元,平均下来每人55元。没时间、没钱其实都只是一种托词,关键看你旅程要怎么去安排。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昵称: